昨天的记忆,今天的你
标签: 日常
薄荷加点糖   81   0 2020-08-07 00:49 
最新一次编辑的原因:
与你相处的时光中,渐渐会在有形无形中分割出一段距离。在我忽略的字里行间中,躲藏着你的秘密。虽早已洞察着一切,但还是要装作毫不在意

前几个月里的某一个周末,毫无征兆的,我失眠了。

 

想到了自己最近找不到可以去倾诉的对象,莫名的情素,涌上心头。凌晨三点多,我还在一遍遍的翻看着自己的通讯录,哪些是可以被打扰的,哪些接通了一定会骂我的,哪些可能会引起误会的,哪些是不可以被打扰的。就这样终于鼓起勇气拨出了第一通电话,‘嘟嘟嘟嘟’我在心里数着,四声之后我主动挂断了。再一次拨出一个号码,‘嘟嘟嘟嘟’四声之后,我在心里悄悄地对自己说,再响两声,我就挂断,也就是我犹豫的一瞬间,居然接通了......

 

对方的第一句话是:‘你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没有嗔怪,也没有责备,顿时感觉心里很暖。就这样我们开始了前言不搭后语的对话。其实那晚,我突然意识到自己身边曾经很要好的朋友,都已经不再联系了,想不明白是为什么,我回忆起了和老乡、科大学长、老乡学长的一些事情。

 

老乡是那个一直和我说,他是一定要等到女生先开口表白的,他是不肯能主动的那个老乡。依旧记得在14年的时候,他分享给我听的那首《冰雨》的歌曲,而我也是不久前才知道这首歌的第一句歌词是「我是在等待一个女孩,还是在等待沉沦苦海」,当时我听了那么多遍,去只记得「冷冷的冰雨在脸上胡乱地拍,暖暖的眼泪跟寒雨混成一块」这句耳熟能详的部分。我和他的认识,是在下火车的时候,大一那年寒假,是我第一次独自一个人坐火车回家,不知道火车站到站了该如何到出站口,本能的喊住了同一车厢下车的那个同行的他。我和他在同一节硬座车厢,之所以有注意到他,是因为我们的座位距离不是很远,然后他又和他的小伙伴们一直在打牌。

 

那天有他帮我拎行李箱,而我不仅没有轻松,反而很紧张,比较不好意思,不知道该怎么谢谢别人帮忙拎那么重的一个行李箱。到了出站口,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我们互相加了QQ好友。他说他要去网吧待一宿,第二天去汽车总站坐大巴车回家,我也是,只不过,我哪都不敢去。那年我的父母在苏州,而我是要去舅舅家过春节的。敏感如我,自然不会麻烦舅舅这么晚来接我的,于是在火车到站前,我喝了四五包的速溶咖啡,为的就是让自己不犯困,站在出站口那块儿,一直有阿姨在推销着住店,听起来很诱人,但还是坚持站在出站口,北风呼呼的吹,吹到脸上是生冷的痛,后面走到了售票大厅,哪里可以进去待着,而且有墙壁可以靠着点。

 

北方的冬天相较于成都,仍旧是记忆中的寒冷刺骨,但那一晚,却异常的温暖。其实,那天晚上,既有开心,也有难过。我的初恋也有放假,但那一晚,他打了一晚上的游戏,反倒是这个老乡,帮了我很多,他陪我聊了一宿,期间,他也有邀请我到网吧里暖和一下,但我还是选择站在售票大厅,等着天亮。

 

整个寒假我们也没怎么去聊天。

 

后来,和他熟络起来,是因为:我刚好需要一辆自行车,而他刚好有一辆,充话费送的自行车。就这么简单,大学前两年我都不晓得有老乡会的存在,大一上学期也因为没有人和我讲家乡话而急哭了。后来,因为一些分歧,我提了分手。初恋无疾而终,自然是很难过的,打电话给他,大致说了下事情的经过,他当时对我说;「是问题,总是有解决的办法的,你怎么可以这么冲动呢」他的言外之意是让我去找初恋复合,当时内心os是:哇,这老乡真好,居然帮我分析问题在哪,但我是铁了心的不去复合。虽然是我提的分手,但我哭了几个月,以至于我每次哭的时候,我的室友全在骂我的初恋。

 

再后来,他邀请我去他的学校玩耍,而他则尽一下地主之谊,带我在他的学校里逛一逛,顺带着把之前他说帮我做的飞机模型教我拼一下,还有就是把他去南京参加比赛时,帮我带的雨花石,拿给了我。在教学楼里,看到了黑板,也有一起在教室里,肆意的写着粉笔字,竟一两年没有写粉笔字了。那次玩的很开心,当时给了我两架飞机模型,其中一个,是和他一起在他的学校的图书馆里拼好的。

 

我有学习上的困扰,或者校园里一些暖心的事情,抑或是银杏的风采等等之类的,我都会拨给他,与他分享自己的喜怒哀乐。而他也一样,那会儿,彼此有了困扰,我们会一起分析问题,一起加油打气,虽然也只是电话和QQ联系,但那时是真的很快乐。

 

在我们互不联系的前半年,他有过几次喝多了,打给我,一直和我说,他一定要让女孩子先开口,而我我就一直做他的思想工作:女孩子比较害羞啊,表白这种事情呢,还是男生来做比较好,照他这种想法,他要等到猴年马月去了,诸如此类的话吧。

 

一晃,又到了一年的寒假,这一年我没去舅舅家,而是去了苏州,和我老爸老妈一起。假期结束前,他打给我,说他耍女朋友了,是他们学校的妹儿。当时我很开心,打给我的闺蜜,分享这份喜悦,闺蜜的一句:‘别人脱单,你这么开心干嘛’。我却不以为然,我的好朋友脱单了,我自然也是很开心的啊,心里满是对闺蜜的不屑。

 

好像,我并没有想太多,而他也没有告诉我很多。开学后,我收到了他寄来的喜糖,准确的来说,是我厚着脸皮蹭来的,两袋大白兔奶糖,味道很甜。而我,依旧还是会在遇到需要感慨的时候,拨出去电话。直到有天,我晚自习下课,拨出去电话时,他和我说,他在与他的女朋友约会时,我才察觉到自己的唐突,也刻意的让自己不再去拨打他的电话。

 

一节C++的实践课上,我收到了一条短信,内容大致是:他的女朋友要和他闹分手,这都是因为我。我当时气不打一出来,你女朋友和你分手,关我什么事?中午下课后,回到宿舍,我打给他,理论清楚,大概是因为他女朋友看了他的手机,看到我们近一两年的通话记录,那么多,就不开心了,就要和他闹分手了。我当时很无语,你自己处理不好,凭什么要怪我呢,我就说了,需要我解释什么吗,需要的话,我可以与他的女朋友说清楚,讲清楚后,我和他说,为了避免以后这类的事情,我们把所有的联系方式都删除掉吧,以绝后患。

 

就这样,同这位老乡好友,再也没了交集。

 

朋友问我,没有和他成为恋人,会不会有所后悔。我也向朋友说出了我的准则:老乡就是老乡,在一开始,我们的关系就是这样了,不管后面怎么样,也不能逾越的呀,或许,听上去有些古板,但那真的是我前几年的准则。但我也很庆幸自己当时没有听到那首歌的第一句歌词,少了很多徒增的烦扰。

 

但凡能说的清楚的关系,就不算是难相处的关系。这么说起来,似乎朋友才是最难相处的。想想也是的,新认识能交心的朋友,反而为零。年少时对朋友的定义与现在也截然不同,所以,身边的每一个挚友都尤为可贵。

 

最后,再次感谢,在我失眠的那一晚,陪我彻夜畅谈的那位好友。

 

用几句话结束这篇回忆吧:

与你相处的时光中,渐渐会在有形无形中分割出一段距离

在我忽略的字里行间中,躲藏着你的秘密

虽早已洞察着一切,但还是要装作毫不在意

 

 

 


本作品系原创,采用《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4.0 国际》许可协议.转载请说明出处
本文链接:https://www.upupor.com/u/20080700493589080064 复制分享

无评论内容,快来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