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出选择,并坚持着,是否会停下脚步去质疑自己的选择?
标签: 心情
薄荷加点糖   107   0 2020-08-11 12:52 
最新一次编辑的原因:
现在的我,很幸运,有一个知我、懂我的他在一直守护着。

最近《二十不惑》和《三十而已》应该是大家茶余饭后谈论的焦点了。我粗略的看了些《三十而已》,谈不上对剧中人物有着切身的感同身受,但也有些观点,不太认同。

 

在这里,就不谈王漫妮和顾佳了,就来说说剧中的钟晓芹吧。

 

一个土生土长的上海人,通过相亲认识了从小地方来上海打拼的陈屿。相亲之后,两个人很快就结婚了,开始了一段让人压抑的平平淡淡的婚姻生活,准确的来说,是一种合租式的婚姻。业余时间不是用来陪伴自己的妻儿,培养感情,而是全部用来养鱼,并且对待鱼之外的其他所有的事情,看起来宁静的如一摊死水,毫无波澜。在得知自己老婆怀孕时的第一反应不是喜极而泣,而是从自己的角度出发去考虑这个孩子到底要不要生下来,因为他对自己未来三年的规划里没有考虑孩子的事情,他认为自己还没有做好当父亲的准备,诸如此类的想法。

 

他特别喜欢冷暴力,一言不合就钻进屋子里,拒绝沟通。

 

丈母娘因为拔掉了鱼缸的插头,忘记插回去,导致死了几条鱼,见此状,他居然对刚做完清宫手术的老婆大吼大叫,并且一脚踢开了脚边的猫,又是沉默无语,又是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洗好了,晾干的衣服,放在了沙发上,他并不会全部收好放进衣柜里,只会把自己的挑走,剩下的就一直放在那里。

 

终于,在30岁生日这天晚上,钟晓芹做出了一个选择,攒够了委屈和失望,主动地提出了离婚,干脆利落的离开了陈屿。

 

而后,与钟晓阳展开了一场姐弟恋,虽也无疾而终,本以为这两段感情的前车之鉴,会带给她更多独立的思考:凭借她自身条件,完全可以找到更优质的另一半,再不济一个人独自绚烂也未尝不可啊。

 

就像,我们都希望最后的结局是皆大欢喜的happy ending那样子,画风突转。对比婚内出轨,在顾佳和林有有中间踌躇不前的许幻山和在已有女友的情况下还去欺骗别的王漫妮感情的打着不婚主义的海王梁正贤,陈屿竟然摇身一变成了一个默默付出的大暖男,而大家也对他的态度发生了360°的大转变。
 

在这里穿插着说一说我说经历的事情吧。

 

我与初恋,走过来五六年的异地恋,感情也来到了七年之痒的尴尬年份。之前我也有说过,就在订婚之后,我果断地选择了分手。虽然自己没有想象中的那般落落大方,虽然接下来的很多个月里,都会独自哭泣,虽然在分开之时,我的心底最柔软的那部分还在一味的为他开脱,但很庆幸,我做出了忠于自己的选择。虽然在和现任交往刚开始的半年时光里,我还是会不自觉的想起和初恋在一起的场景,还是会浮现他为我做的一些事情。但好在,都走了出来,也很感谢现任对我的包容,也正是因为他的帮助,让我更好的认识了自己,更好的对之前的自己say goodbye。

 

初恋是始于高中,懵懂无知的年纪,只知道一心一意的对一个人好。曾经的我也憧憬着,一生一世,只对一个人动心,谈一次不分手的恋爱,到婚姻,到生命的尽头。但打破这一切的,不是别人,正是我自己。做出选择后,毅然决然的不回头的那个人也是我。

 

仍旧记得,订婚日的前一天,他的父亲喝了很多酒,打给了我一通电话,一直重复的话的大概意思是:只有前任的父母,才是真正的对我和前任好,他们家不图我们家什么,只是为了我这个人,为了我,他们愿意去凑这笔彩礼。对于长辈的这一席话,我不能去说什么,也不能去评论什么。记得之前有一次分手,是我提的,那会儿,我们还是异地,我在学校里遇到了一些新鲜的事情,我有一些感触之类的,都想第一个打给他,和他一起分享。

 

但他接到电话的第一句话就是:有事没事,没事挂了。这句话在往后的几年里一度成为了我的梦魇。再到后来,他主动打给我电话,就是喊我帮他充电话费,如果我和他闹脾气,他也不会哄我,让我自己好起来,那会儿,我还不懂什么叫作冷暴力就这样持续了几个学期,我承受不了这般的冷落,提出了分手。哭了几个月吧,后来,暑假期间,他爸爸会发短信给我,大致内容是:这么几年的感情怎么能说断就断呢,感情也是要好好经营的,前任也有些不懂事之类的话吧,我很讶异,父亲,在我心里是一家之主,他可以委身向我说这些,还有些道歉的意味。而后,我拉下脸皮,主动去找了前任,虽然一开始他对我爱答不理的,我觉得我要给他的父亲一个面子,不能太任性。于是,我们和好了,那一段时间里,他变了很多,会主动打电话关心我之类的,还让我一度认为是我出现了幻觉。

 

我们真正的爆发是在订婚后的几个月里,因为彩礼的问题,搞得大家都身心疲惫,初恋家拿不出那么多彩礼,他的父母也不曾和我的父母进行讨论,而是一味的好面子。而我的父母,也比较执拗,执拗的认为,他们家都不说什么,为何我会什么都要替对方考虑,骂我太傻。其实我父母不知道的还有很多:我把自己攒的钱全都拿给了他的父母,想着可以帮他减轻一点他父母的压力,毕业后的两年,我和他一起交给了他父母9w,或许不是很多,但已经是我和他全部的积蓄了。

 

订婚后,我和他一起邀请我们共同的好友一起吃饭,也就是在这顿饭上,我才知道他欺骗了我。我告诉我,他的父亲为了凑彩礼钱,去贷了高利贷,还说利息有多少多少,我当时一听就很害怕,就想着找自己的闺蜜借点钱,帮他们家把这个填上。但那天,当我问到还差多少钱的时候,他告诉我,是骗我的,没有贷款。并且他在我们共同好友面前数落我,说我何时有能耐把彩礼钱从我的父母手上拿回来之类的话,当时真的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即便是这样,我还是想要去纠正他的想法。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虽然我也和他说过,这类的话,会让我难过的,即便如此,他还会提起,更甚的是,他和我说,结婚后,如果我的父母没有给我陪嫁,他不陪我走娘家亲戚,陪我走娘家亲戚要看我父母陪嫁了多少之类的话。当时我就气的不行。后来他还会说,这些年,不和我谈恋爱,他都可以买得起一辆车了。也会说,如果我没念大学,我们是不可能在一起的(前任高中毕业后读了职专)等等之类的话。

 

但在我母亲和我说结婚要他们家买婚房的时候,我和母亲争得不行,觉得我的母亲要求太多了,不近人情之类的,和母亲大吵一架,我哭的很伤心。打电话和他诉说,他不仅没有安慰我,反倒说起我母亲不对之类的。也正是这些事情,堆积在了一起,我也彻底的死心了。

 

后来他想了很多办法挽留我,他的父母也打来了电话,我把这些我不能忍受的点,说了几点,他在一边说,他是开玩笑的,他的父母也说他是开玩笑的。至此,我觉得我们没任何机会了。

 

分手前,因为彩礼的事情,他的姐姐也来到了成都,喊我写一份保证书,大致内容是:与他分手时,要把16w的彩礼全部还回去。他也一直劝说我,喊我写这份保证书,我当时怒不可遏,什么也没想,就拒绝了他们的要求。

 

他和他的姐姐一起住在我租住的房子里,她姐姐说,就是要拿回全部的彩礼钱。我想到了我和他一起拿给他父母的9w,就想着还回去的彩礼钱,抵消4w,刚准备要算一下他们家在订婚时,花了多少钱,他就来了一句 ‘我和他在一起,他为我花的钱,不是他应该花的钱,那些钱不该他花’ 听到这里,我就不计算了,也不争了,脑子里就是想着赶紧与他分开。

 

彩礼在我父母手上,他们存了半年的定期,想着半年后,我们结婚再拿出来给我。当时我没和我的父母说这些事情,我在房间里当着他们的面,挨个打电话找闺蜜凑16w给他,他们什么也没说。在最后一天,还差4w,他姐姐打来了催的电话,下午一两点,我也把这4w补齐了,至此,我们没有任何牵扯了,但在这时,前任和我说,他把16w全拿给我,我们回到之前好不好。我当时就说:不可能了。

 

他们如愿以偿拿到了16w,在当天下午,他们就离开成都了。后来断断续续的他会打给我,虽然我把他拉黑了,但他换了别人的电话打过来,一开始他是:道歉,忏悔,说一些他的所作所为让我逐渐死心之类的话,再者就是打人情牌,说他喝了多少多少酒,抽了多少烟等等之类的,再而后就开始对我进行指责,指责我哪哪哪不好。后来这类电话我再也不接了。再到后来,无意间看到拦截的电话,也很轻松的清理干净。

 

在《三十而已》这部电视剧里,大家都希望是皆大欢喜的ending,但是大家都不记得一开始那个让人气的咬牙切齿的陈屿了,或者是说大家看到了改过自新的陈屿,提高了自己对他容忍度的阈值。大家看到陈屿的改过自新,就开始劝和,这些与我们现实生活里,作为旁观者去面对别人伤痕累累的婚姻时,还在不停的劝说:要顾大局,多去想一想对方身上的优点之类,再给对方一次机会的本质没差别。

 

感同身受这个词,是根本不存在的。每个人都不能对别人的经历进行评头论足,你没有去经历过,更不能体会当事人内心的苦楚。婚姻或者恋爱生活里的两个人,三观加上思维方式存在很大的差距的人分开后,有时候,我们会因为‘距离产生美’或者是自欺欺人式的抱着美好的记忆而对另一方仍旧抱有希望,如果不去将过往曾经的矛盾、分歧很好的处理,那么再次复合很容易就会重蹈覆辙。因为这些改观,并不是症结所在的根源,也会昙花一现。

 

在对爱情抱有幻想,对对方仍旧抱有期望之后,数不清的踏空、跌落后,我选择了分开离场,不再回头。并不是我的心有多硬,而是我学会了爱惜自己。生活中的happy ending从来都不是对圆满归宿的定义,即便是一个人,也可以快乐自由的生活着。

 

现在的我,很幸运,有一个知我、懂我的他在一直守护着。

 


本作品系原创,采用《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4.0 国际》许可协议.转载请说明出处
本文链接:https://www.upupor.com/u/20081112526023858176 复制分享

无评论内容,快来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