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海里的第一印象会骗人吗
标签:  学习
95 ·
0 ·
2020-08-30 19:36
最新一次编辑的原因:

焦虑情绪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十分普遍的存在。

 

不知道你是否有被一些事情困扰着?比如:晚上睡不着的时候,越是想睡觉,却就是睡不着;再者与身边的朋友/闺蜜/男朋友/女朋友之间出现一些矛盾时,越是想着去缓和关系,却又适得其反......生活里应该有很多类似的问题困扰着我们。

 

今年的疫情,让我们很多人对生命有了更深刻的认识:疫情中的我们应该或多或少的都会心存焦虑,在这次影响之大的新疫情下,我们在对待生活、生命等等方面也受到了很多的影响,不知道在新年即将到来之时,武汉封城的消息铺天盖地,你是否有产生焦虑呢?

 

今年年初五,我就从老家回到了成都,当时成都各大药店均一罩难求,酒精也买不到,我也因为加了小区附近药店买口罩的群,认识了一群可爱的人,男朋友就要去到公司上班了,我们当时一次性口罩只有十几个,更别说n95口罩了,群里热心的小姐姐、小哥哥将他们在网上购买到货的一次性口罩匀了10个、20个给我们,真的很感谢那群可爱的人,给了我们很多的温暖与力量。

 

当时我的心里真的是蛮焦虑的,后来随着疫情慢慢的被控制住,我也更加懂得了珍惜生命,热爱生活的真谛。即便是现在,我也会隔一段时间买一批口罩,也在计划买一些保险之类的,这些举动无非是采取充分的自我保护和减少损失的措施罢了。不知道随着时间的流逝,再过三五年,甚至一二十年,我们对这次疫情的记忆是否还会如当时那般清晰呢?

 

我想应该会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对灾难的记忆会慢慢的变得模糊吧,其实不仅仅是记忆会变得模糊,连我们的担忧与防备程度也会大大的减弱。这也就印证了一句话:那些曾经我们以为念念不忘的事情,其实就在我们的念念不忘中被我们遗忘了......

 

其实,最近的洪涝灾害,新闻里不停地播报,某某地区河水超过了多少年以来的最高水位线。其实这个最高水位线也是当时的人们,为了找出相对应的治水方案而标记的,就当时来说,当时的人们很显然的认为不会出现比标记的最高水位更高的情况出现,但这也也让他们很难去想到还会有更大的洪灾出现。

 

不知道在生活里,你是否有发现一个很奇怪的现象,那就是我们认为的其实与真正的事实之间相差很多很多。

 

请你思考:被闪电击中与食物中毒,哪种意外致死的概率更高?

 

你的答案是什么呢?你是否认为被闪电击中的致死率要比食物中毒要小?但事实却是:前者的致死率是后者的52倍。同理:中风致死的数量几乎是所有意外事故致死总数的两倍,但在我们的认知里,我们认为意外事故致死的可能性会更大,再者,得病致死率是意外死亡的18倍,我们会不会认为二者的概率是等同的呢?

 

不言而喻,这其中的道理很明显,我们之所以会产生错误的判断,与我们接受的媒体信息不无关系,因为媒体的报道往往会比较倾向于新鲜、尖锐的事件,媒体不仅仅会影响我们的认知判断,也会受到我们公众兴趣的影响,即:信息会影响我们,但信息的输入也会受到我们的兴趣使然。

 

一些不同寻常的事件,比如:腐肉中毒,会格外的引人注意,但我们却会常常低估此类事件发生的概率。我们大脑中的事件并不是真实世界的准确反馈,我们对待一些事情发生的概率的预测是会受到我们所接受信息的以及我们个人的情感等多方面因素的影响的。

 

当我在向我的闺蜜们描述起我的男友时,我会尽可能的去描述他身上的优点,却不曾去描述他的缺点,为什么呢?因为有时候我只是为了过一过嘴瘾抱怨一下男友,但是作为我的闺蜜,自然是会偏向我的,也会记得从我嘴巴里所描述的男友有多么多么的不好之类的场景,形成她的一些观点。当我遇到一些事情向她寻求帮助的时候,她会基于之前我所向她描述的信息,就她之前的观点而做出的选择,其实是她直接表达出情感取舍的一种基本倾向,这些行为是她的大脑没有进行思考的情况下而做出的。

 

也因此,我男友身上的一些缺点,在不涉及三观、原则上的问题,我所能接受的范围内时,我都不会向闺蜜诉说,而是尽可能的去多多发掘他身上的优点,这一行为也会在某些方面促进我们之间更加融洽的相处。

 

在生活里,可能对于朋友、闺蜜我都是大大咧咧,不拘小节的,但对于男友,我其实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细节控,用一句话来形容我自己:「感性细节掌控理性大局」。就好比,你喜欢一个人的时候,你会在自己的潜意识里做好定义,不停地暗示自己,他身上的那一些闪光点是值得你喜欢的,反之,当你不喜欢一个人的时候,你应该会想到他身上一大堆的缺点和寥寥无几的优点吧。

 

我和我的男友是一个独立的个体,我们在对方的眼里也不可能是完美的,​哈哈。想想我们每一个人都在自己母亲的肚子里呆了10个月,然后与母亲、父亲、兄弟姐妹相处了几十年也仍旧会存在矛盾、分歧,更何况是恋人呢,产生分歧、矛盾很正常,最重要的是我们以什么心态去看待相处过程中的问题,怎么样去解决问题。其他的好像什么​也都不是了,​嘿嘿。​

 

其实,我们大脑中的这种情绪启发式,通过创造一个比现实更明了的世界来简化我们的生活,好的印象会在我们的虚拟世界中锦上添花,不好的印象则让我们嗤之以鼻,所以的决策在这里都会变得很简单,也就是所谓的‘遵从内心的选择’。当然,在现实世界里,我们在遇到一些事情的时候,常常要在利益与成本之中做出权衡。

 

不知道你是否对1989年的艾拉事件有所耳闻,也就是环境问题批评者口中的「艾拉恐慌」。艾拉是种化学品,喷洒到苹果上用以调整苹果的生长周期并改善外观,然后有媒体报道该化学品用量大,可导致大老鼠和家鼠得癌症。恐慌便由此引发。这些恐慌情绪使得媒体争相报道,这就是效用层叠机制,这一主题对新闻形成引导左右,进而引发了重大的媒体事件,即集体信念形成的自我增强的过程。生产商收回了苹果杀虫剂产品,政府也颁布了此产品的禁令,由于苹果和苹果产品引起人们的恐慌,苹果业损失巨大。而此后的研究证实艾拉致癌的可能性很小,艾拉事件显然是对一个小问题做出的过激反应。但这件事情对公众健康的最终影响可能是致命的,因为人们吃到好的苹果越来越少了。

 

艾拉事件说明,我们的大脑解决小风险的能力有个基本限度:要么完全忽视风险,要么过于重视风险,是没有中间地带存在的。概率忽视和效用层叠这两种机制组合可能会导致对小威胁的夸大其词,甚至会引发严重后果。

 

其实,在我们对事情或对人需要做出结论时候,不能只从某一方面去看待,潜意识里的偏见认知,可能在很大程度上会影响我们所作出的判断,想必这也是为什么大家都在说,不要再自己生气的时候做决定的缘由之一吧。


本作品系原创,采用《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4.0 国际》许可协议.转载请说明出处
本文链接:https://www.upupor.com/u/20083019364509131776 复制分享

无评论内容,快来评论吧

点赞·收藏
以下用户觉得很赞:
upupor
文章导航

薄荷加点糖

最近活跃: 2020-11-27 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