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建立自己人脉圈的一些粗浅的理解
108 ·
2 ·
2020-12-01 09:32
最新一次编辑的原因:

对于人脉圈的建立与维护,说实话我也会因为内心的抗拒总是会把自己否定。

 

或许你会说,为何他会在代码方面却不会否定自己呢?究其原因无非是对自己无法掌控的事情内心才会产生抗拒吧。

 

在交流沟通中,真的不要轻易的去否定任何一个人的想法或是见解,你可以选择不认同,但不要轻易地去否定。子非鱼,安知鱼之乐。

 

一个人最难的是可以很客观的评价自己,撇开优点不说,人一定要有自知之明,对于自身的缺点,当身边的人向你提出时,不说虚心接受,也要认真的客观反思一下,好听的话谁都会说,难听的话,却不会谁都会说。

 

对于别人的建议,一定要认真思考之后,再给出回答,切不可匆匆忙忙妄下结论,而且一定要给出响应,不然以后谁还和你讲话呢。

 

当我们在校园的时候,我们可以无止境的向老师咨询知识及其相关的不解,但在社会中,与人交往要先学会认真聆听,其次再向他人询问问题时候,一定要准确措辞,能准确的表达出自己的疑问点。

 

校园里,你缴了学费,老师也有义务去回答你的问题,而在社会中,没有谁是有责任和义务去要回答你的问题的,所以对于你的request能够给予你response的,一定要记在心里。

 

并不是非得要求你要怎么样去回报,记在心里,记得自己曾经接受过别人的帮助,任何人都不会脱离这个社会而存在,故而大多数人也都有需要帮助的时候,如果可以,在合适的契机下,给予对方以响应,也不失为一件乐事。

 

再来说说我的经历吧。

 

第一年的高考失利,我被老爸逼着复读,独自一个人来到了复读的学校,负责的老师将我领到教室,找了个空的位子坐下来,结果那个板凳是坏的,当时的我一下子就摔倒了地上,当然也有同学们的嘲笑(我并没有看到,也没有听的很仔细,而是内心自己这样想的,当时的自己胆小、懦弱、抗拒与人交往)。

 

开学没多久,教育局要来检查,所以复读班要换到一处居民院子里。当时还进行了分班,因为我去复读班比较晚,所以分班的名单上没有我的名字,也就是说,我可以随便选择一个班级,因为我比较喜欢「数字4」,所以我当时就选择了四班。

 

当我走进四班的教室时,看到了之前高二一个宿舍的同学--洒姐,然后我就跑到了她的身边,她没有推开我,而是很自然的将我介绍给她身边的同学,就这样我和洒姐成为了同桌。

 

可想而知当时的我,整个大院子里,一个人都不认识,看到了洒姐,就像找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一样,幸而洒姐并没有推开我,让我内心充满无尽的感激。

 

在后面的复读学习生活中,我也尽我最大能力给予我能做到的。周末如果我要回舅舅家,我会在下午放学前,会将同宿舍里要回家的室友的暖瓶借过来,全都接满热水,给洒姐。

 

这里要说一个前提,学校周六、周天不开热水,而且只有一个水龙头是热水,所以我要排很多次队,才能把那些暖瓶打满。这件事情我觉得没什么,但是同宿舍的室友说我对洒姐太好了,那是因为她们不知道洒姐当时做选我同桌时,我内心的感激。

 

也就是在复读学校生活中,我明白了一个道理,有些人是真的可以不做朋友的。当时因为一瓶皮康王,坐在我后面的同学在别的同学面前说了一些不好听的话,让我觉得很难过。

 

因为是晚自习,我就跑回宿舍,控制不住的大哭,哭了好久,我洗把脸,擦干净,关上宿舍的门,准备去上课,发现洒姐就在宿舍后门的拐角处,内心当时无比的感动,她没有出现在宿舍里,避免了我的尴尬,但她一直在用自己的方式默默的陪着我。

 

在我们相处过程中,洒姐总是对我说一句话:我是一只蝎子,狠毒的那种,不会对别人好的。洒姐是天蝎座的人,所以她特别笃定的认为她是对任何人都没有感情的。

 

但这并不能影响我,因为我并不觉得自己对洒姐有多好,只是天冷了,我要用热水,洒姐自然也不得用冷水,仅此而已。

 

她是真的能睡,是我到目前为止遇到的最能睡的女生,上课被老师点名之后,站着都能睡着,你说厉害不厉害。每每早读,我都要叫她很多遍,我起床叫一遍,洗漱之后叫一遍,然后上课之后再回到宿舍叫她一遍,也只有最后一遍才能把她叫醒。

 

那会儿的我们也会迷茫,也会自我怀疑、自我否定,但我们两个会互相鼓励,我们为彼此写了一个笔记本,每每谁动力不足了,另一个就会在本子上写下一段话,上面尽是对彼此的鼓励,到现在翻看那个本子,还能回忆起当时的一些场景。

 

整个高中生活,有记忆的就是洒姐了。

 

那年高考之后,我来到了成都,她去到了哈尔滨,我们可能一个学期都不聊一句话,但只要聊起来了,可以聊上大半天,好像有很多很多说不完的话一样。

 

再到现在,她已经从哈尔滨跑了广州、北京、郑州、上海好几个城市,跑来跑去最终还是觉得上海更适合她,而我却还是雷打不动的在成都待着,有时候想一想,还真是羡慕洒姐的洒脱。

 

直到前一段时间,又和洒姐聊天,她竟然很吃惊的告诉我,她才知道我听力不好,这无疑带给了我更多的感动而后是庆幸,原来高中时期,洒姐与我相处,并不曾含有可怜的成分。

 

顺着社交这个话题,再来说说我的转变吧。

 

曾经我也很苦恼,也如前面那位同学一样,很抗拒社交,原因我也在之前的文字里提及到,一个是因为那时的我比较月半,另一个原因,也是之前的我比较在意的原因,是因为我的听力问题,这两个加起来,足足让我将自己封闭起来十多年之久。

 

但我内心是很渴求与人交流的,我很羡慕可以准确无误表达自己内心想法的同学们,我也想像他们一样。虽然我身边的小伙伴很少,但也都是志同道合的小伙伴。

 

在与这几个小伙伴的相处过程中,我渐渐打开了自己的心房,也从之前的抗拒与陌生的同学交流,再到后来的勇敢的与更多的同学自如的交流,离不开大学时,两个要好的闺蜜对我的帮助。

 

可能在明面上,她们不曾教我如何与人沟通,如何与人相处,但在与她们的相处过程中,我可以感受到满满的真诚与善良,想必她们也是一样吧(这里就自夸一下,哈哈)

 

身边的小伙伴们,却不怎么主动联系我,在一段时间里,我很沮丧,觉得自己陷入了一个孤僻的空间里,身边的好友可能也只是我以为的好友罢了。

 

但我没有让这负面情绪无限放大,我开始逐一联系要好的朋友,在和他们进行有效的沟通之后,我也找到了自己的沮丧的原因,也明白了维持关系的目的性,其实这也是我一直不愿意承认的一个道理:「一个人做一件事情都是具有目的性的」,我一直很抗拒这个说法,究其原因是我内心很想把自己做的事情标榜成大公无私罢了,在选择做一件事的时候,我不带有目的性,但其实隐藏的目的性也是显而易见,但往往我会选择视而不见,哈哈

 

很多事情,只要你勇敢的踏出第一步,都为时不晚,加油。


本作品系原创,采用《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4.0 国际》许可协议.转载请说明出处
本文链接:https://www.upupor.com/u/20120100220154681344 复制分享
评论2
红茶不贪杯
红茶不贪杯
2020-12-01 13:54 · 回复

一键三连:点赞收藏加关注~~~

薄荷加点糖
薄荷加点糖
2020-12-01 14:44 · 回复

@红茶不贪杯:  你学会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