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生家庭:如何修补自己的性格缺陷》2

241 ·
0 ·
2021-02-28 18:16
最新一次编辑的原因:

有毒的家庭行为模式:他们当时只是想帮我---天下无不是父母的。

 

否认——暂时的宽慰,巨大的代价。“否认”是最简单也最有力的心理防御方式。它借助虚假的现实来极力缩小,甚至是否定痛苦的生活经历所产生的影响。它甚至能令一些人忘记父母曾经的所作所为,继续把他们当作完美的偶像顶礼膜拜。

 

由否认带来的宽慰不过是暂时的,而为此付出的代价却是巨大的。否认是情感高压锅上的盖子:锅盖在高压锅上放得越久,积聚的压力就越大。锅内的高压迟早会将锅盖“砰”地掀起,呈现眼前的将是一场情感危机。

 

到那时,我们将不得不面对此前一直竭力回避的问题,同时还要背负巨大的压力。如果我们能够早点坦然地面对这种否认心理,便能像打开锅盖上的压力阀一般,轻松地排解压力,化解危机。

 

遗憾的是,你需要面对的不仅仅是你内心的否认,你的父母也有他们的否认体系。当你竭力去重新构建自己过往的真相时,尤其是当事情的真相使他们颜面受损时,你的父母很可能一口咬定“哪有那么糟糕”、“当时的情况不是这样的”,甚至说“根本就没有这回事”。

 

幸而我的否认并没有太过强烈,我还可以看清自身的现实,还可以大大方方的去承认另一种现实的存在。

 

每当我的父母想要混淆视听的时候,我会拿出强有力的‘证据’来,这虽然可以让我的父母不继续否认,但会让我招来无休止的吐槽,“记得那么清楚,不就是花了你一点钱吗?你看看你能给谁家的孩子比得上.......”

 

我们都热爱自己的父母,并且坚定的认为他们都是好人,我想这一点外人或许会不可置否,也只能表示尊重。或许可以理解为父母在我们的成长过程中对待我们肯定是关怀备至的,但我却在自己的成长过程中,隐隐觉得,父母对我自尊的伤害,对我情感的践踏是不正确的,很长一段时间里,觉得父母没必要这样做,但又始终畏惧父母的权威,再加上对父母的崇拜,父母给的三瓜俩枣的甜,往往会让我放弃之前的想法。

 

其实对于大多数中毒的子女来说,否认或者美化或者开脱是一个非常简单却又无意识的过程。进而会把一些特定的事情和情感从自己的潜意识里清除掉,彷佛一切都不曾发生过。

 

而我在对待这件事情上,会像书中的案例者那样,会采取一种更加微妙的方式:合理化。所谓合理化就是:我会用‘充分的理由’对自己经历的事情做出合理的解释,以此来消除让自己产生痛苦的可能性。

 

举一些示例来解释合理化:

1.母亲生我的气,是因为我没有看好弟弟;

2.母亲在电话里冲我发脾气,是因为母亲孤独,没有人可以诉说;

3.母亲打过我,但他的本意并不是真的要伤害我,只是想让我更好的成长罢了;

.......

 

将这些看似不合理的事情,进行合理化,无非是为了将自己不可以接受的事情变得合理化,变得可以被接受,从表面上来看,这样做也确实起到了左右,但随着自己不断的成长,自己的内心不被发现的角落里始终会有一个声音,也一直想要去弄清楚事情的真相到底是什么?

 

事实是:

 

1.母亲打我,是因为弟弟哭泣了,弟弟是母亲偏爱的孩子,不可以受委屈,而我则是无足轻重的,所以我要忍受母亲发脾气;

2.母亲电话里发脾气,是因为母亲当下的境遇不顺利了,母亲只是需要找一个宣泄口,而我就这么‘幸运’地成为了母亲的垃圾桶;

3.母亲打我,是因为母亲不能很好的控制自己暴躁的情绪,也只是为了自己的面子,出发点并不是为了让我更好的成长;

.......

 

让我自己亲口承认这些,真的很不容易,我要揭开自己不愿提及的童年,虽然过程会痛苦,但我还是想要好好地安放自己的情绪,想要让自己释怀,而不是一直活在有毒的天空下。我也渴望未来的生活,也对未来的生活充满向往,所以我要直面自己的经历,而不是一味的去合理化。

 

当你可以将有毒的父母拉下神坛、让他们回归凡人姿态的时候,或者是当你找到勇气实事求是地看待他们的时候,你才能在与他们的关系中实现力量的平衡。


本作品系原创,采用《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4.0 国际》许可协议.转载请说明出处
本文链接:https://www.upupor.com/u/21022817509298214912 复制

无评论内容,快来评论吧

推荐阅读